新潮传媒裁员背后:85%的企业都撑不过3个月

昨天,2月10日,是很多公司正式开工的日子。可对新潮传媒的员工而言,这一天却不太平静。

 

开工即失业,这是难以预料的事情。可在疫情冲击之下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

 

即便账上还有10亿现金,新潮传媒还是撑不住了。新潮传媒CEO张继学在复工第一天的内部讲话中说道:

 

“新潮账上尽管还有近10亿现金,但如果收入归零,也只能活六七个月,要战胜此次疫情,必须踩死刹车,卡死现金流,降低成本,确保活着。

 

所以新潮传媒在上班第一天就宣布裁员10%,规模在500人左右,其中包括20名管理干部。同时,剩余高管集体降薪20%。

 

张继学给出的理由是:1.2019年绩效考核271末尾淘汰10%;2.业务减少,人员就相对冗余。裁员过后,新潮传媒的员工总数保持在4000多人的合理规模。

 

张继学表示,这次裁员是企业调整发展的正常节奏,不要过度解读。他举例说:“新潮的投资方京东、百度都通过2019年的人员调整,取得了新的发展。

 

而且,新潮传媒学习稻盛哲学6年,但是稻盛和夫在拯救日航、遭遇石油危机时,为了活下去先后采用了裁员、降薪的方式,帮助企业渡过难关,最终实现逆势翻盘。

 

「ToB行业头条」不想在此评判新潮传媒的做法,因为我们很清楚,在这场疫情之下,很多企业都过得极为艰难,很多公司裁员、降薪都是不得已的举动。

 

想想疫情之前,大家不断签单,一直在创造业绩,现金流都处在健康模式。可疫情叫停了太多线下活动,导致很多企业出现生存危机。

 

如新潮传媒这样的电梯广告公司,或是像西贝那样的餐饮公司,都在疫情中遭遇重创。

 

想必大家都应该看过西贝CEO贾国龙的采访。受疫情影响,西贝400家线下门店基本停业,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,春节前后一个月就可能损失营收7~8亿元。

 

西贝2万多名员工,一个月支出就在1.5亿左右。如果若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,西贝账上的现金流撑不过3个月

 

好在西贝在发出求援后,得到了浦发银行1.2亿流动资金贷的支持,至少将企业的生命周期延长了半年。不然,如西贝这样的餐饮巨头,都可能倒在疫情面前。

 

其实,新潮也好,西贝也罢,这些公司虽然都没有上市,但在中国企业市场中,都算得上是大型企业。

 

可大型企业面对的生存压力都如此之大,可见中国数量更为庞大、经营更为粗放的中小企业,一定会面临更多危机。

 

中欧商业评论对疫情之下995家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进行了一次调研,调研数据显示,中小企业的账上余额,能维持企业生存的时间很短。

 


其中,34%的企业只能维持1个月,33.1%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,17.91%的企业可以维持3个月。
 
这意味着,67.1%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,85.01%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,只有9.96%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。
 
疫情多蔓延一天,就会有一批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压力。很多中小企业赚的就是差价,入账现金哪怕只断一个月,都可能面临生存危机。
 
所以疫情之下,裁员、求助已经不是最惨的事。早在复工之前,就已经有公司倒下了。
 
比如,曾让王思聪一晚消费250万的KTV“K歌之王”,因为疫情冲击连续闭店,不得不在2月9日与全部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,该方案若有30%的员工不同意,公司将进入破产清算。
 
国内最大的 PHP 培训机构——兄弟连,也在2月6日发布声明称:因受疫情影响,即日起,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,员工全部遣散。
 
兄弟连创始人李超在《致兄弟连全体学员、员工、股东的一封信》中表示:
 
“当前全国正处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中,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我们线下培训机构,政府已发通知,高校延迟开学,线下培训业务暂停。这对自己储备少,包袱重、一直亏损的兄弟连无疑是雪上加霜。”
 
本来兄弟连计划在节前勒紧腰带,缓发工资,全体动员,压缩成本,为了节后招生旺季打个翻身仗。哪知疫情来的如此凶猛、猝不及防,把兄弟连的计划全部打乱。
 
“兄弟连是我亲生的,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心在滴血,未来要独自面对没有你的日子,倾尽所有只求你能活下去,大灾面前只能眼睁睁看着你逝去……”
 
看着兄弟连创始人的信,恐怕很多面临生存危机的企业创始人,都能感受到李超心中的无奈和痛楚。
 
这位曾经为了救公司,一度将自己在北京的房子抵押,到现在还背千万以上的债务的创始人,这次可能真的败在了疫情之下。
 
不过,并不是所有中小企业面对危机都只能等死,如果有一丝求生的机会,它们都会努力争取。
 
比如,著名网红民宿“掌宿”在一周前发布公告称:200套网红民宿限时低价出租,决定将掌宿所有房子低价长租,以减少现金流压力。
 
曾经,掌宿每月入驻超10000人次,在北京、南京火爆到一间难求。可疫情却打乱了掌宿的发展节奏。
 
掌宿北京民宿(三里屯)
 
“尽管我们努力向一些房东争取了减免租金,但相比每月200多万租金和30多万员工工资的资金压力,这些依然是杯水车薪。
 
用掌宿创始人张大为的话说:“全国可能有千千万万个像掌宿一样的小微企业,毫无准备地被命运拎去,面对生死一线的考验。
 
所以,掌宿决定拿出所有房源,为北京、南京更多因为疫情影响,有家不能回的朋友,备受房东、中介折腾的朋友,提供高于市场品质、低于市场价格的精品公寓。
 
我们不知道这场疫情会持续多久,也不知道有多少行业会受到难以挽回的冲击,虽然我们见识了疫情的惨无人寰,可我们仍要以求生的姿态去直面困难。

“我是一名会展场地出租者,赚的就是租赁场地的钱。可新型肺炎爆发的时候,很多客户在过年期间就取消了3月前的所有活动。他们确实交了订金,可疫情是不可抗力的因素,我们也不好意思扣下订金。如今看这个势头,Q1的业绩肯定是没了,上半年恐怕也没戏……” 

“大部分自媒体变现的方式,还是靠软文广告变现。本来过年投广告的就少,再加上疫情导致很多企业现金流吃紧,Q1的广告是不用想了。不过我们也没有那么悲观,我们团队小,好腾挪,赚的少可花销也不大。疫情过后,餐饮、购物行业活下来的厂商,可能会迎来受众的报复性消费,说不定未来他们会疯狂的投广告。” 

“北上广深各地其实出台了相应的疫情补助政策,可以弥补中小企业在疫情中的一部分损失。可是很多企业对政策申报这种事情不够敏感,导致这些补助白白流失。虽然疫情冲击让线下营销变得困难,但这可能也是我们‘袋鼠申报’这种政策申报公司的一个机会。
_

 

以上,只是中国千千万万企业的生存的缩影……


在这场谁都无法避免的危机中,我们很难用以往的规则去约束企业行为,甚至面对很多不够道德的行为,我们也只能带着一丝苦笑报以理解。

 

不过笔者始终坚信:这次疫情只是一场影响到经济发展的公共卫生危机,这并不是一场真正的经济危机。疫情之中,确实困难重重。可熬过去,终究会是春天。

 

所以,诸君加油。疫情过后,让我们一起把酒言欢!


-END-

点赞(1)

全部评论